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仙侠魔踪】第七集/第四回:冤家聚头
【仙侠魔踪】第七集/第四回:冤家聚头

【仙侠魔踪】第七集/第四回:冤家聚头

自从那日后,辛钘果然深得裹儿青睐,连连邀宴,二人每次见面,少不免又
-是一番云雨。辛钘要混入他们当中,且要获得韦后的信任,裹儿便是一条引桥,
-辛钘自然加多几分力,务要让她心满意足,舒舒服服。
--
  辛钘在宫中这段日子,三不五时,便往卫尉寺跑,去找李隆基打牙撩嘴。这
-日来到卫尉寺大门,见李隆基正缓步走出来,看见辛钘,便即笑道:「老弟你来
-得正好,刚才力士使小太监来说,约我申时在广运门见面,你若然有空,就和我-
走一趟。」-

-  辛钘点头一笑,说道:「在宫里办事,简直悠闲得要命,又怎会没空。只是-
高大哥单独约你,或许是有什么重要事情,这恐怕不大方便吧。」
--
  李隆基摇头道:「老弟你怎来得这么多顾忌,大家都是好兄弟,关起门来,-
都是一家人,原无避讳,又打什么紧,咱们走吧!」-
-
  辛钘搔了一下脑瓜子,点头称是,突然用手肘碰一碰李隆基,笑道:「听说-
老哥已向你姑母提亲,要娶琖盈姑娘过门,真是可喜可贺的大事。」
--
  李隆基微微一怔,笑着问道:「老弟的消息倒灵通呢,我还没向外人提过,
-老弟你怎会得知?」-
-
  辛钘道:「老哥你就不对了,这么大的事情,竟然不和我说。」-

-  李隆基笑道:「不是不说,只因姑母还没正式答应,致不便说出来。我真是
-不明白,姑母早就知道我和琖盈的事,却要推三阻四的,不知她心中有什么打算。」-

-  辛钘道:「会不会是为了她的儿子?我从上官婉儿口中得知,薛崇训早就对
-琖盈姑娘有意思,如果真是为了这个,可就有点麻烦了!」-
-
  李隆基说道:「我也想过这问题。但不管如何,琖盈和我两情相悦,早已是-
我的人了,就算姑母反对,我也要娶她过门。况且琖盈并非他们家的人,她本人
-的婚事,姑母实在无权干预,只因琖盈住在她府中,我才会与姑母提出,也算是-
给足她面子了。虽说是提亲,其实只是知会她一声而已。」
-
-  辛钘道:「就怕妳姑母为了自己的儿子,却不和你说这个。你要知道,一来
-她是你的长辈,二来她是皇上的亲妹,若然她要求皇上为薛崇训赐婚,那就大大
-不妙了!以她平素飞扬跋扈的性子,实难保她不会这样做。依我来看,老哥你先
-行和父亲商量,由老王爷出面,抢先一步向皇上提出赐婚,这方为上策。」
--
  李隆基听后,沉思一会,点头道:「老弟说得很对,便这样做。」-

-  转眼之间,已来到含光门街,再往北走,便是广运门。李隆基问道:「你和-
那个小淫娃怎样?可有什么进展?」-

-  辛钘笑道:「有我出马,自然不成问题,现在日子尚短,仍没几会和韦后接
-触,但你瞧着吧,相信不用多久,我就会成为他们的一员。」-

-  李隆基道:「看来你挺有信心的。」
-
-  辛钘点头道:「以我的本领,还有上官婉儿在旁帮忙,岂有不成之理。」心-
想:「彤霞化身为上官婉儿的事,还是不与你说好,便是我说了,恐怕你也不会
-相信。」
--
  不一会,二人来到广运门。这里是皇城往太极宫的主要通道,进入广运门向-
左走,穿过通明门,便是液庭宫。液庭宫是宫女居住的地方,同是犯罪官僚家属
-妇女配没人宫劳动之处,当年上官婉儿和母亲便居住于此。掖庭宫北面是太仓,
-西南面是内侍省所在地。内侍省即宦官机构,也是高力士工作之所。-

-  辛钘四下一望,说道:「怎地不见高大哥……」-
-
  还没说完,便见高力士从一根大柱后探出头来,低声道:「我在这里。」-

-  二人见他探头缩脑的样子,不由大惑不解,走上前去,见他慌慌张张的望一-
下四周,见无其它人,便即向李隆基道:「少卿,今次大事不好了,皇后打算要-
对付少卿你。」
-
-  李隆基听见,不禁吃了一惊,忙问道:「究竟是什么一回事?」
-
-  高力士道:「今天早上,我陪同皇后和宗楚客去见皇上,当时奴才站在门外,-
隐约听得宗楚客与皇上说什么「龙池」,我一听之下,就想起少卿前时把家中隆
-庆池改名龙庆池,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,我就竖起了两只耳朵,留心他们的说话,-
不出我所料,果然是说这件事。」-

-  李隆基听得眉头大皱,便和辛钘对望一眼,听得高力士又道:「当时宗楚客-
说,皇城里有一个龙池,京城百姓近日正纷纷传言,听说龙池里潜藏着一条真龙。
-那时皇上听了,还笑说皇城弹丸之地,能有多大的龙池可以藏得真龙?宗禁客便-
吞吞吐吐起来,装作欲语不能的样子。皇上看见,叫他尽管说就是。」
--
  辛钘道:「这个宗楚客可真狠毒,亏他能想出这毒计来。」
-
-  高士力点头道:「可不是吗!他向皇上说,京城百姓的传说中,兴庆坊里有
-一条隆庆里,隆庆里之侧有一个隆庆池,李隆基近日将隆庆里改为龙庆里,又将-
隆庆池改为龙庆池。李隆基以龙自居,分明是觊觎九五之尊。」-
-
  最后这两句说话,可谓大忌,光是觊觎皇位一条罪名,李隆基便有灭族之祸。
-只听到这里,李隆基知道这个祸可闯得大了,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-
-
  高力士续道:「这时韦皇后插嘴下来,叫皇上不妨亲临龙池察看。乘着龙气
-尚未生成,以真龙克假龙,断其龙脉龙气。如发现有什么蛛丝马迹,可乘早将龙
-池一脚踏平。」所谓一脚踏平,更是最明显不过了,就是一个「杀」字。-

-  李隆基低下头来,不住沉思应付的方法。
--
  高力士道:「少卿,奴才要回去了,现在是非常时期,倘若被韦后的人看见
-就不妙了!」-

-  李隆基点头道:「今次多得你前来通知,力士你快回去吧,我自有方法应付。」
-高力士说了声小心,便即匆匆离开。
--
  辛钘问道:「老哥,你道皇上会来看吗?」
-
-  李隆基叹道:「皇上对他们向来言听计从,何况是牵涉到他的皇位,又怎会-
不来,但要怎样应付,真是令人头痛。」-

-  辛钘道:「原来你还没想到对策。这样吧,我通知上官婉儿,叫她一同前去,-
在皇上跟前,她的说话多少有点分量。」
-
-  李隆基亦有同感,点头称是。辛钘道:「事不宜迟,我现在就去找她。」-
-
  过了两天,中宗李显、韦皇后、安乐公主,还有彤霞化身的上官婉儿等人,
-果然临幸隆庆坊。宗楚客以护驾为名,调集了大批羽林军,把隆庆坊围得密密实-
实。-

-  李隆基没想到他们会来得如此快,还好早得到消息,要不肯定措手不及。李-
隆基忐忑不安地,引领着府中众人在大门口接驾。站在韦后身旁的高力士垂首而-
立,偷偷向他使个眼色,李隆基当然会意。-

-  李显等人在厅堂坐了片刻,即移驾龙庆池。龙庆池只有十多亩,环境虽然优-
雅,四周浪恬波静,但并不算大。李显立在池边,既未见金光耀眼,也未见云雾-
升腾,只是一座十分平常的池塘,与御花园的昆明池相比,这里充其量算是个小-
鱼塘,哪里藏得住什么蛟龙。-

-  李显皱起眉头,正要讯问李隆基关于外间的传言,想看他怎样回答,怎料仍-
没开口,便听得裹儿在旁哈哈大笑,指住龙庆池道:「哥哥这个池塘也太没气势
-了。你见过我的定昆池吗?四十九里见方,天水相连,一眼望不到头,这才是皇-
家的气派嘛!」-

-  李显和韦后听见,都点头一笑,彤霞笑道:「别说公主的定昆池,光是昆明
-池,已不知大上多少倍,依我来看,这里恐怕连水蛇也养不活。」她这句说话,
-表面像是笑语,暗里却为李隆基解难,更将气氛缓和起来。众人听见,尽皆含笑-
点头。-

-  说到定昆池,龙庆池确实难以相比。当年裹儿和她的姐姐长宁公主比富,二
-人竞相烧钱圈地,房子建完一栋又一栋,全都建筑精巧,工程浩大,媲美琳宫梵-
宇,姊妹二人,一时难分胜负。裹儿突发奇想,请求李显把昆明池给她,作为她
-私人湖泊。昆明池位于长安近郊,乃汉代镐池故址,向来鱼获极丰,养活了不少
-长安百姓,李显以此为由,委婉拒绝。
--
  裹儿一气之下,立即在长安四处踩点,终于给她看中一块地皮,便即强行赶-
走当地老百姓,挖出一个比昆明池还大的人工湖,取名定昆池,这件事情,长安-
无人不知。-
-
  李显虽然听了上官婉儿的说话,仍是不放心,遂与李隆基道:「你这个池塘
-确实不象样子,朕赏钱一万与你,叫人将池子疏浚一番,朕过些时日再前来钓鱼,
-你就看着办吧。」
-
-  李隆基唯唯遵命,但心中明白,疏浚是假,要断了他的王气和龙脉是真!李
-隆基暗想:「今天若非上官婉儿在场,韦后和宗楚客势必鸡蛋里挑骨头,故意挑-
剔,岂不要了我的命?」李隆基不由越想越窝火。-
-
  辛钘得知李显开动大军前往隆庆坊,心里忐忑难安,便即脱下官服,换过衣
-衫赶去,若然李隆基出了事,也好及时想办法解救。
--
  当他来到隆庆坊,只见四处都是卫兵,个个枕戈待命,将整个隆庆坊围得水
-泄不通,看见如此阵仗,更多了几分忧虑。他在宫中只是个四品殿中少监,人微-
言轻,自当无法进去,只好躲在一旁探头探脑。-

-  转眼过了一个时辰,辛钘越来越心焦,不住搔头抓腮,暗骂道:「怎地这么
-久还不出来,莫非出事了?不会的,不会的,有彤霞在旁,应该不会出乱子,但
-韦后可不是一般货色,倘若皇帝老子听了她的唆哄,岂不糟糕!」-
-
  便在他发急之际,忽见皇帝车驾由数百名卫兵开道,缓缓从坊里出来,皇后、-
公主的凤驾车乘同时紧随其后。辛钘瞪大双眼看着,终于看见李隆基领着府中上
-下出门送驾,辛钘一见,实时放心下来。
-
-  待得卫兵尽去,辛钘从墙角走了出来,眼见李隆基等人转身回去,正想追上-
前问个端的,便在此时,突然一声娇喝自身后响起:「臭兜儿!看你今次还跑到-
哪里。」-

-  辛钘猛地回头:「谁在叫我……」一看之下,登时惊叫起来,回身拔腿便跑,
-怎料才一转身,已见两个大汉拦在当路。辛钘想也不想,使起飞身托迹,打算从-
二人身旁抢出去,怎料眼前绿光闪现,一团光幕挡在身前,辛钘立脚不住,一头-
撞个正着,「碰」的一声给反弹回来,险些一跤坐倒。
--
 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辛钘定一定神,发觉身前背后站着四人,手执兵器,
-已将他团团围住,辛钘四下一看,暗暗叫声糟,心想:「紫琼所说不错,这门八-
阴气波果真厉害!看来这些人都是天魔宫十虎将化身。」-

-  一个少女疾步上前,扠腰骂道:「好小子,今日你就是背生双翼,也难飞出-
我手掌心。」这个少女并非是谁,正是天魔罗的爱女霍芊芊。一年多来,她领着
-几名手下,跑遍大江南北,四处寻找辛钘,不想今日冤家聚头,终于被霍芊芊寻-
着。-

-  辛钘见她睁大双目,板着一张俏脸怒瞪过来,不由火起来,骂道:「臭皮娘,
-我与妳毫无拖欠,为何鬼缠身似的,总是缠住我不放?」
--
  霍芊芊一听,更是怒不可遏,戟指道:「你还敢说没欠我!」
-
-  辛钘侧头一想,随道:「大小姐妳可有记错,我到底欠妳什么?」
-
-  霍芊芊踏步上前,鼻头将要抵到他下巴来,抬头瞪眼道:「你吃了东西不付-
账,这算不算欠我。」-

-  辛钘搔了一下脑袋,心里稀里胡涂,问道:「我和你有一起吃东西吗?怎么
-我想不起来!」-
-
  霍芊芊噘着嘴,说道:「你当日在天魔宫吃了我,为何不付账?要不我怎会
-没怀下你的龙种。我现在和你说,这笔账你休想耍赖皮。」
-
-  辛钘听得哈哈大笑:「妳说话要放清楚一点,当日是妳掳……不对,该说是-
请我到天魔宫,妳有听过请客会要客人付账吗?」-
-
  霍芊芊发横起来:「我不理……」指着辛钘慢慢退后几步:「臭……臭兜儿,
-我再问你一句,你到底跟不跟我走?」-
-
  辛钘实在不想和她再歪缠下去,必须尽快寻求脱身之计,但现在给他们四面-
围住,要突破那门八阴气波,确实并不容易,该如何是好?灵光一闪,想起自己-
在花雨山和他们交手的情景,当时一招火炎掌劈出,同样被八阴气波挡了回来,-
但相方同时被反弹的气流震开,证明那股气墙虽然难破,但以双龙杖的威力,想
-要打出一道缺口来,相信并非难事。当下摇头笑道:「傻子才会跟妳走!妳想夺-
我龙精,恐怕没这么容易。」
-
-  霍芊芊气得俏脸泛红,叫道:「给我把他押回天魔宫。」
--
  一声令下,只见四个魔将倏地摆开架式,其中一人猛地抢到辛钘跟前,五指
-成爪,向他肩膀抓去,出招刚劲猛捷,大有穿墙破壁之势。-

-  辛钘早有预备,使开双龙杖步法,微微斜身滑步,便已避开那一抓,从后腰
-抽出那对双龙杖,右杖顺势横扫而出。
--
  那名魔将反应奇快,只见辛钘手臂一动,立即缩手退身,杖端在他胸前一寸-
左右掠过。辛钘暗叫一声好,没待杖势去尽,手腕疾翻,双龙杖一个回转,直砍-
他肚腹。-

-  每根双龙杖才只有八两重,比之一般兵器灵活得多,其速度更快上十倍有多,-
这就是双龙杖的优点。当年忉利神龙和齐天大圣斗足三日三夜,便是以轻避重,
-以快打快,一到近身搏斗,就连那根二丈长,万多斤重的金箍棒亦无法奈何他,
-都是这个原因。-
-
  辛钘这招来得好快,那名虎将尚未反应过来,双龙杖已然砍到,忽听得一声
-沉实巨响,一柄鬼头刀从旁递将过来,把双龙杖架开。鬼头刀虽然挡开了辛钘这
-一击,但已震得手臂酸麻,虎口破裂,立时把持不住,只闻得「琅珰」一声,鬼-
头刀落下地来。-
-
  两名魔将又惊又怒,连忙往后跃开几步,生怕辛钘乘势追击,接着二人猛喝-
一声,同时发掌,「嗤嗤」两声,两道紫色光芒径往辛钘疾射而去。
--
  霍芊芊看见,知道这是魔门绝技「破天掌」,威力无俦,莫说是凡夫肉胎,
-就是天兵神将,也难以抵挡,现见二人双掌齐发,怎能叫她不惊,当即大叫起来
-:「使不得……不要伤害他……」-

-  但招式已出,又焉能叫回来。辛钘看见两团光球直涌过来,其势汹汹,再也-
无暇多想,霍地把双龙杖扔高尺余,大喝一声,运起掌握五雷神功,一招金光掌
-随即推出,再把双杖接回手中。-

-  轰的一声大响,登时光芒四窜,强烈的气流反弹而回,辛钘退了两步稳住身-
形,而那两名魔将给气流一撞,在地上连滚几个筋斗,才停了下来。霍芊芊简直
-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,怔怔的望住辛钘,不知是惊还是喜,她万没想到,只是没-
见他一段日子,武功会变得如此厉害。
-
-  一招金光掌,辛钘已将包围网打出一道缺口,心想:「此时不走,更待何事。」
-脚下一移,神功顿生,正要动身走人,岂料眼前绿光暴现,再次被八阴气波挡住
-去路。-
-
  辛钘心头火起,暗暗默念咒诀:「罣罔隐丕,渣宇剞管。」咒毕法成,抡起-
龙杖直砍了过去。这「管」字诀足有二千斤之力,这一杖击落,真个石破天惊,-
那魔将虽有八阴气波护身,却难以承受这下重击,一声闷哼,人已直飞出一丈开
-外。-

-  这次牛刀小试,果然吹糠见米。辛钘实时雀跃三尺,心中大定,突然听得身-
后一声怒喝,便知有人从后偷击,辛钘猛地回头,一团紫光已扑面而来,出掌抵-
挡已然不及。辛钘也不多想,使起双龙步法,见他斜身踏步,便已避了开去,接-
着一个回身,横杖挥出。那名魔将知道厉害,不敢和他硬接,连忙抵头避过。-

-  辛钘一招不中,下一招又起,接着大喝一声,双杖连环,立时棒风呼呼,杖
-影重重,将那魔将尽数笼罩在双杖下。
--
  一轮猛疾的攻击,已逼得那魔将手忙脚乱,全无反击余地。其实辛钘招式虽-
然快,却无伤害对手之意,他知如果杀伤了对方,无疑是公然和天魔宫为敌,现-
在单是罗叉夜姬已经难以对付,倘若再加上天魔罗霍幽,可就更麻烦了,是以每
-一杖击出,均留下一手,只在魔将身周掠过,饶是这样,如此凌厉绝快的杖法,
-实在教人眼花缭乱,不能不避。-
-
  几个起落,那魔将已连气也喘不过来,边避边退,对着如此迅捷的杖法,实-
不知该当如何拆解。那魔将亲眼看见刚才的情景,知道八阴气波虽然可以护身,
-却难以抵挡他的重击,但眼前委实凶险之极,为求自保,只好运起八阴气波,打-
算硬受他一杖。-

-  辛钘见他使起八阴气波护住全身,微微一笑,当即停杖不再进攻,往后跃开,
-向霍芊芊笑道:「臭丫头,妳现在该知道本大爷的厉害吧,想擒我回去,门都没
-有。老子不和妳玩了,后会无期……」话声一落,身形一晃,已在数丈之外。
-
-  霍芊芊听得连连跺脚,银牙一咬,高声骂道:「死臭兜儿,我绝不会饶你…
-…」
--
  三个魔将刚从地上爬起身来,看见辛钘如此神勇,不由互望一眼。霍芊芊瞪
-大美目,指着四人道:「全都是没用的东西,看见你们就生气,都给我滚回天魔-
宫去,不许再跟住我。」-

-  四个魔将垂下头来,其中一人道:「公主妳呢?是否和咱们一起回去?」
-
-  霍芊芊怒气未息,骂道:「谁要跟你们回去,我要找那臭小子算账。你们听-
着,回去不要乱说话,尤其今日的事。不过你们若不怕受责罚,说出来也不打紧,
-我爹如果知道你们保护不周,且被人打个落花流水,后果怎样,你们自己去想吧。」-

-  那魔将讷讷道:「那小子这样厉害,公主独自去找他,我怕……」-
-
  霍芊芊双目一瞪:「你们真是蠢得紧要,他要害我,刚才就出手了。他是怎
-样的人,我比你们都清楚。还待在这里作甚,还不快些滚……」-

-第七集四回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