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慧心淫剑
慧心淫剑

慧心淫剑

??引子
-
-  青州东华山,高约千丈,绵延百里,山脉险峰无数,险峻陡峭。时值盛夏,-
夜间雷雨大作,天上乌云密布,雷声大作,时有闪电如蛇般蜿蜒射下。
--
  忽有一道苍白闪电自西向东划出,却又突然转折直下,竟从一千丈山峰直劈
-到谷底,蔚为壮观。-

-  许久,从峰底深谷竟有一人仰天大啸,声音一时在山谷间回荡:
-
-  「哈哈哈哈,老子竟然穿越了!古代,我来了!美女们,脱光衣服等着我,
-老子要干到万人斩!」
--
  声音发处,竟是一青衣少年,十五六岁年纪,面容俊俏,还有几分油粉之气。
-只是这人身上着实惨不忍睹,一身血污不说,蓬头散发,面上也净是污垢。
--
  此人喊完之后,开始低头打量身上,并埋头苦思起来。-
-
  良久,道:「原来这肉身是魔道「天欲宫」宫主的嫡传弟子叶银天……天欲-
宫本是魔道三大势力之末,善采补淫邪之术,奇术虽多,天欲功法虽然玄妙,却
-不能排在魔功首列。只是世事无常,没想到天欲宫主竟然不知怎么同时得罪了正-
邪两道,被十数个门派同时杀上宫中,从宫主叶知秋向下竟然全灭,只有这叶银
-天逃了出来,却不想被追杀到此,失足从山上坠下,魂飞魄散,正好成全了我。」-

-  停了停,又想到:「这又如何是好?没想到穿越过来竟然碰上这个倒霉身份,-
出去被一群人追杀,还如何成就我淫魔美梦?看来只能先忍忍,等他个风平浪静-
再出去。这身体看来并没什么损坏,老天待我不薄。只是如何能成就淫贼美梦?」
-于是低头苦苦思索起来。-

-  良久,叶银天竟然兴奋的跳起来,狂笑道:「老天爷你待我太好了,原来天
-欲功法竟是如此奇功!此功法既能采阴补阳,增进功力;又能以意念幻化淫邪幻
-境,直接攻击敌人大脑。施功者淫玩手段越多,功力越是强悍。可笑历代宫主,
-有如此奇功不能发挥全力!」
--
  转又想:「这也怪不得他们,古人素来保守,就算是男女媾和,除了素女九-
法,还能有多少手段,哪像我们现代人这么花样繁多?他们懂什么叫SM?懂什
-么A片?看过王晶的三级么?看这宫主的修炼体会,想象个女人光腚图像就发到
-对方脑海中去,那意志稍有坚定的哪里受到影响?如果我加上电影里面的种种拍
-摄技巧,镜头特写,那帮家伙谁能把持得住?不用我出手,一个个就肯定上面鼻
-子喷血,下面喷精而亡了!好功法啊!」
-
-  于是又仰天长啸:「侠女们,你们的淫哥哥来了!不用等太久,你们就都是-
我胯下之臣了!哈哈哈哈……」
-
-  天上雷电一闪,又一道苍白闪电劈出,远远地向西射去,暴雨越加的浓密。-

-  是年,天欲宫因传出得到异宝「鸳鸯丹」的消息,被正魔两道的五大门派联
-合剿灭,除了宫主嫡传弟子叶银天失足坠崖生死不知外,其他人全被屠尽。众人-
翻找天欲宫上下,竟无有鸳鸯丹踪影,终于确认是某势力借刀杀人的假消息。-

-  十二年后,天欲传人叶银天竟重现江湖,同时身负天欲魔功,纵横天下无有-
敌手。江湖上众门派竟发现,天欲魔功在叶银天的操控下,竟可轻易幻化出无数-
淫邪幻境,正派魔道高手无一人能抵挡裸女交合幻象。在叶银天挑战几大门派的-
十数场战斗中,男性高手纷纷当场泄阳失去战斗力而亡,而女性高手竟全身瘫软
-任由叶银天淫辱而无法反抗。事后有几位女侠竟被叶银天掳入天欲宫成为禁脔。-
此后各大门派纷纷避而不战。
--
  叶银天从此成名,力压魔道,重掌天欲宫,成为魔道第一人。其后麾下集合
-魔道高手无数,尤以淫贼居多,一时间魔长道消。因有叶银天淫魔之威,江湖淫-
贼数量极具增多,气焰嚣张无比。正魔两道其他势力无法,只能组成联盟,才将-
将与天欲宫打成平手。-
-
  后有人想世上本是一物降一物,天欲魔功虽然厉害,但应有佛道可以抗衡。
-无奈这时大家才发现,佛道此时已势微,佛宗大林寺禅宗高手竟然早在几年前已
-被叶银天悄悄下计害死,而剩下的会武的不会禅,会禅的不会武。而正道领军慈-
航斋此时也值弱势,斋主未有悟道,无有能与叶银天抗衡之力。-

-  不久,叶银天自命「鬼畜王」,开始着手攻占中州各个势力,江湖上不时有
-女侠被俘成为宠妾,被其奸淫后后竟死心塌地成其淫姬团成员,为虎作伥。江湖
-上人人自危,正魔同盟也开始拼命抗拒,这才又成为僵持之势。只是其时叶银天-
羽翼已成,后宫女侠竟有百余人之多,而属下也献上二百余名民间美女为其享用。-
-
  一时间淫焰滔天。-
-
               一、采花贼
--
  江南,正逢初夏。位于西湖边上的兴州(本小说地点纯属虚构,请勿对号入
-座),城方数里,为鱼米之乡,又位于南北交通要道,故而十分繁华。兴州城边
-上,便是一座望青山。山高千丈,树林茂密,景色颇佳,常有青年才俊登高游玩,
-佳作颇多。-

-  一天后半夜,圆月挂空,万里无云。望青山半山腰的山路上,正有两个书生-
打扮的英俊男子,并肩而立,就着月光,缓缓下行。-
-
  其中一个男子,身高七尺,一袭白色书生衫,手中握着一把纯白折扇,颇为
-洒脱,只是面上虽然俊朗,却涂了一脸的脂粉。-
-
  这人说道:「今天真是巧了,在下在山上行那风流之事,竟也能碰上同道之
-人!只是我玉蝴蝶柳玉出道这么久,却从未听说过白兄这号人物。不知白兄来自
-哪里,是否是那欲皇高徒?」欲皇是采花界送给鬼畜王的雅号,因觉其号不雅,-
故以其出身命名。而欲皇的天欲魔功能增进持久力,让女人神魂颠倒的奇效却也
-令采花界垂涎不已。
-
-  这玉蝴蝶柳玉是一采花淫贼,功夫倒也平平,只是一身的轻功颇为厉害,曾-
多次从追杀他的武林高手手下逃出,因其步法轻灵飘逸,业内人士送其「玉蝴蝶」-
的美名。柳玉经常出入江南各地作案。这日到兴州城来,一日兴起,竟掳走一家
-大户人家闺女到望青山顶奸淫,美其名曰「取天地之精华,行采补之美事。」只
-是刚刚将小妞干的死去活来之际,却听到数十米之外也传来女人浪叫之声,一时-
间此起彼伏,遥相呼应。
--
  只是这采花贼柳玉虽然勇猛,却也只坚持了两柱香也泄了下来,那边却持续
-了整整一个时辰!最后若不是那边女子苦苦哀求,恐怕那男子还能再玩不知多久。
-
-  柳玉心下又是嫉妒又是佩服,一是佩服那位兄台技艺精湛,二是嫉妒其胯下-
女子比自己这边好上不少。自己掳来的这雏儿,哪里懂什么云雨之事!只不过就-
着自己下的春药发情而已,配合实在太少!而那边那位仁兄的女伴,不但声音千-
娇百媚,似乎还非常精通男女之道,那时不时恰到好处的娇嗔淫叫把自己勾的痒
-痒的,恨不得扑将上去!
-
-  只是柳玉为人素来谨慎,在不了解对方情况下不会做什么傻事,故而那边结-
束之后,便抛下这边昏死过去的少女,忙不迭的跑上去结交,一是想交流交流技-
术,二是看看有没有机会把那边女子借来用用。-
-
  那白姓男子的女伴果然漂亮异常,而且风情万种,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骚劲,
-却又有一种端庄的气质显露出来,让人难以自拔。只是她没说两句便被白姓男子
-打发送那边地上的商家小妞回家去了。柳玉虽然不舍,却又无法,只好跟着这位-
自称白玉堂的男子走下山来,边走边谈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跟着这位白兄,-
说不定还有机会能碰上刚才的女子一亲芳泽。没说两句,便聊到出身上来了。-
-
  这白玉堂一身青衫,头戴方巾,手上也是一把折扇,面容比不上柳玉好看,-
但却多了几分硬朗,另有一番气质。-

-  听了这话,笑道:-
-
  「在下和那欲皇可没有关系,只是学了一套技艺,柳兄若喜欢,咱俩可以切
-磋一下。倒是柳兄颇有名气,足下功夫可令在下佩服。」-
-
  「当真?那在下可谢谢白兄了。不瞒你说,金枪不倒可是我追求的目标。采
-花界中又不比轻功。比起阁下的床上功夫,在下的轻功只能算上末技了。」-
-
  「只是干你我这行的,若是连保身技艺都没有,空有房中术又有何用?」
-
-  「这倒也是。不自夸的说,在下轻功虽然比不上那神行太保,却也不错了!」
-
-  刚说到这里,两人的耳中突然传来一声冷哼,一个清亮的女声随后说道:-

-  「轻功再好也没有用了!你们两个淫贼,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!」
-
-  两人脸色一变,抬头齐往右边看去,只见数丈外的树后,绕出一个白衣女子-
来。-

-  一人!一剑!一袭白衣!
-
-              二、玲珑剑心
--
  未看见人时,柳玉脸色也不过是变了变,等到看见这位女子面容,他的脸立
-刻变得煞白。-

-  来人是谁?慈航斋主的弟子,雪心!虽然很少江湖上走动,但作为慈航斋主-
高徒,曾经与正派第一青年高手连山比斗未落下风,早已被看作是慈航斋下一任
-接班人。只是她平时极少下山,少有人认识,但是柳玉曾经在某次集会偷偷见过-
此女,故而一眼认出。-

-  这雪心年方二十,一头乌黑秀发高高盘起,面色秀丽无双,一身白色劲装打-
扮,背后背了一把三尺宝剑,已然拦住了下山的路。一股淡淡的杀意,已然牢牢-
锁定了眼前的二人。
--
  白玉堂似乎不认识此人,还抬手拱了拱,笑道:「姑娘莫非认为能同时杀掉
-我们两人不成?」-
-
  柳玉嘴里有些发苦,扭头对白玉堂苦笑道:「白兄,恐怕她真有这能耐。你
-可能不知道,慈航斋除了‘玲珑妙心’剑法精妙,就属其轻功闻名了。‘踏云追-
风’的名头,可不是白叫的。别说你了,就我这二流轻功,也是逃不过的。只不-
过……」-
-
  刚说到这里,柳玉身形暴起,同时挥出一片寒芒,直取雪心,而后其身形在
-半空中突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一折,转眼就向山上飞去,几下起落,跃出数
-丈去。柳玉心里实在发慌,连头也不敢回,只是盼那白玉堂能将雪心拦上那么一
-会儿,他好逃出生天。-
-
  可身后传来一声冷哼「找死!」,紧接着柳玉只觉身边一个白影掠过,紧接
-着就是一个无限放大的剑尖在他眼前出现,其后就是无尽的黑暗。「好快」,这-
是柳玉最后的想法。-
-
  从柳玉逃跑到被杀,只不过数息时间。-

-  雪心从柳玉尸身上拔下剑来,扭头看了看白玉堂,剑眉一挑,「哦?你刚才-
竟然不跑,是吓着了还是已经有所觉悟,不准备抵抗了?」-
-
  说罢,挺剑就向白玉堂刺去。只是,那剑刚要刺上,却被一句话给停了下来。
-
-  「杀了我,你就别想学会慧心禅剑!」-

-  这白玉堂竟然留在原地,鼓掌道:「素闻慈航斋剑法精奇,今日一见果然名-
不虚传。在下自问没有这样的本事,不过也不想束手待毙。只是,」话锋一转,
-突然说道「慈航斋‘玲珑妙心’剑法虽然精妙,可是对上天欲魔功恐怕还是要差-
上两层。不过世人只知‘玲珑剑心’,却不知慈航斋真正厉害的是能够克制魔功,-
见心见性的‘慧心禅剑’。只是‘慧心禅剑’剑法招数虽秒,但真正练到高处必
-须以禅心驾驭,方能达到‘剑心空明,无功不破’的境界。听闻慈航斋主数月后
-要挑战天欲魔功,恐怕慈航斋主能否施展出来还是两说呢,到时候不知那欲皇会-
不会把你师傅纳入胯下呢。阁下出来到处历练,杀伐采花贼,恐怕也是想找到克
-制天欲魔功的方法吧?」-

-  「你师傅派你下山,其实是想要保护你,让你远离那片是非之地。同时她也-
对你寄予厚望,希望你能领悟慧心禅剑,替她报仇。」-
-
  这句话有如重锤一般,一个字一个字敲在了雪心的心头,忆起了下山前的那-
个晚上,师傅对她说的每一句话。
-
-  「魔长道消。那天欲宫主留下来的祸害,竟然这么厉害!天欲魔功,哼,到-
了叶银天的手上竟然如此可怕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的!只是世上本是一物降一-
物,这种淫邪的功法,佛宗的菩提禅功本可克制。只是那淫贼实在狡猾,竟然早-
早的利用诡计将佛宗的高手一并害死!现在可好,连大林寺也被那淫贼灭掉了。
-雪心,为师思来想去,能够克制恐怕只有本派的‘慧心禅剑’了。只是为师空读
-佛经数十载,始终未入其门。你还有希望。不过你虽然天生聪慧,学会了所有剑-
招,但‘禅’这种东西,恐怕对你来说太难了。也不怪你,天下信佛的千万,却
-有几个真正懂的?此番下山,希望你能在世俗历练一番,如能从入世中悟禅,那
-便能替武林除害了。」-
-
  正思量着,只听那白玉堂一笑:「不知雪心姑娘可否有胆和我秉烛夜谈,说-
说禅呢?」
-
-               三、说禅-

-  「平常说的悟禅,有渐进,也有顿悟。」-

-  湖上的一处小亭中,白玉堂正侃侃而谈。坐在他对面的,正是雪心。-
-
  雪心终于没有止住自己的好奇,与白玉堂一起来到西湖边上的一处住处。她
-想知道,这个淫贼是否真的有如此见识。如果此人真有悟禅之心,为何又做了个
-采花贼呢?
-
-  听了没多久,她就发现,这人确实有独到见解。
--
  「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」白玉堂接着说道,「自佛-
教东传以来,有无数礼佛之人,苦读经书,面壁参禅。只是又有几人能够立地成
-佛?可见只是一味离开世俗,断开与世俗之间的关联,强迫自己的心智臣服于某-
种既定的模式。但是一颗受尽折磨而四分五裂的心,一个只想逃离一切干扰的心,-
它即舍弃了外在世界的一切,又被规范及服从磨得迟钝不堪,这颗心就算花再长
-的时间寻找,找到的也只是一个被自己扭曲之后的东西。」
-
- 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
--
  「佛祖真的存在么?谁告诉你他存在的?你的师傅?那你的师傅又是如何知-
道佛祖存在的呢?江湖上所谓的正邪,又是谁定的呢?你所有的认知,不过是过
-往他人的想法、你的环境强加给你的,你对正邪的看法,也不过是你自己过往的
-经验,别人强加给你的。人们老说替天行道,如果天真的是正义的?那它为什么-
又会创造出邪恶呢?那这天是不是也是邪的呢?为什么道宗又说,天地不仁以万
-物为刍狗。当权者自称天子,可是难道真的是天命么?」-

-                ……-

-  「修禅,是认识自己。真正以一颗不偏不倚的心,时时观察自己。……要了-
解一样东西,你就必须活在其中,你必须观察它,认识它的所有内涵、本质、结
-构以及它的活动。你曾经试过与自己相处吗?如果已经试过,你就会发现你并不
-是静止的,而是活生生的存在,要想跟这么鲜活的生命相处,你的心智也必须鲜
-活起来。禁锢于自己的看法、判断及价值观念的心,是无法鲜活起来的。」
-
-  雪心一边仔细听着,一边小心观察眼前这个男子。-
-
  她愈发的看不穿这个男子。英俊的外表,非凡的见识,不俗的谈吐。可是为-
什么是个淫贼?
--
  「你要悟那禅,有舍身取义之心,是好的。能够为你师傅以及所谓的正道,
-除掉一个大患,大概你能够牺牲一切了吧?」
-
-  正在这时,白玉堂突然一停,盯着她的眼睛,缓缓说道:
-
-  「你愿不愿意把身子给我,身入世俗,做我旗下一名青楼女子?」
-
-  雪心花容大变,伸手握住了腰间剑柄,缓缓道:「你找死。」
-
-  见此,白玉堂只是笑了笑:「你还是舍不下一切。在你心中,贞洁名声强过-
其它。既然可以为你师父去死,为什么还放不下这个臭皮囊?贞操观念,也不过-
是世俗的一种偏见而已。你如一心向佛,这皮囊污了又如何?你若还有你那少女-
矜持,留着也不过是给那欲皇而已,淫道已然压过正道,正道灭亡不过是时间问
-题。舍不得?放不下?喝!」
--
  白玉堂大喝之后,雪心身子一震,手又松了下来。-

-  白玉堂接着说道:「我想来想去,你如想胜那天欲魔功,一是悟禅,二是悟-
淫。而我引你悟禅,也不是白做,你总得给我点学费吧?你入青楼,一是入世,
-接触世俗,了解世间百态;二是体悟各种淫事,不了解淫欲,如何能破那天欲魔
-功?那叶银天我看非此世间之人,而能了解他的各种天淫幻象的,恐怕也只有我-
了。我会在你做那妓女之时,引你悟禅,又教你体会各种奇淫之技,将来天欲魔
-功就无法对你作用了。」-

-  「只是你一身武艺实在不妥,现在要暂时废去,桌上那杯酒,配合我的催眠-
大法,会把你的内力封存体内,无法外放,直到你能真正悟禅,或入无我之境,
-才能释放出来。你这么个高手,我实在不放心。」-

-  雪心脸色变换不定。良久,抬起头来,轻笑了下,「好,我答应你。你其实
-在一开始,就想要这个结局了,对吧?」说完,便伸手向酒杯拿去。
-
-               四、失身
-
-  那是一杯迷药。-
-
  雪心在喝掉酒后不久,就开始神志不清,一双凤目迷离起来。
-
-  这时,白玉堂长出了一口气。-

-  「真不容易,费我那么多时间。」
--
  说着,从腰间拿出根红线,穿了枚铜钱,挂在了雪心面前。-

-  「盯着这枚铜钱,你现在感觉很放松……」
--
  良久。-

-  雪心醒来后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之上,突然想到了什么,赶紧
-检查了下身体。又放松下来。-
-
  「你还没失身。」白玉堂坐在边上的太师椅上,缓缓说道。
--
  「我可不是急色鬼,趁你睡着了把你干了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不过现在咱们-
可以云雨一番了。」
-
-  说罢,起身向雪心走去。-

-  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,雪心还是下意识的抬手,准备运气,却骇然发现
-真气虽然还在体内流动,却浑然不受控制。这时白玉堂早已脱光了衣服,扑到了
-她的身上,像剥笋一样飞快的拔下了她的一件件衣服,露出了雪白的胴体,凸凹-
有致,丰满匀称的肉体。
--
  雪心小小抵抗了下,发现没有用,就放松了下来,头扭了过去,闭上双眼牙
-齿紧紧咬住了下唇。她四仰八叉的躺在了下面,白玉堂已经分开了她的双腿,紧
-紧的贴了上去。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无法改变的命运,雪心叹息了一声,有些悔恨
-又有些期待,胸口开始起伏不定起来。
--
  「呵呵呵,你忘记我说要封掉你的内力么?美女,放弃抵抗,好好享受一番
-吧。好好体会当下的感觉,难道你认为做爱是一种罪么?做爱也能悟禅的,时时-
观察自己的真实感觉,面对自己!有个人说过,如果不能反抗强奸,那么就尽情-
享受吧!」-
-
  「谁说过这句话……啊!」
-
-  一股撕裂的痛从下身传来,紧接着是一浪又一浪的冲击……
--
  那一夜过的好慢。这白玉堂在雪心身上肆虐了许久,直至美人快乐的昏死过
-去。没有内力的支持,她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,被白玉堂用各种手段挑逗,她的-
高潮来了一波又一波,酥麻感觉阵阵袭来。虽然她不愿承认,但是心下觉得还是-
很舒服的。
--
               五、青楼
-
-  不久之后,西湖边上的最大的妓院怡红楼里,多了一位美女,艺名玲珑。-

-  此女气质优雅,秀丽无双,谈吐不俗,一时间各色客人无数,成为头牌。嫖
-客们对此女甚为喜好,经常云雨之后,大肆打赏堂子钱。
--
  雪心,现在的玲珑,娇媚的倚靠在床边,床上一片狼藉,还有余温。她手中-
把玩着一枚金色铜币,上书「风花雪月」。这是最贵的堂子钱,金子打造。每个
-嫖客来到妓院,都要用一定银钱兑换,用作嫖资。堂子钱分为金银铜三个等级,
-只能用在妓院,是妓院控制妓女的一个手段。-
-
  「真想不到我到了这里。」她苦笑道。
-
-  「玲珑小姐,有客人到!」一个秀丽的丫鬟走了上来。
-
-  「知道了。你把床收拾下,我先去风雅阁了」
-
-  「是。」
-
-  她整理了下身上衣服,起身就往外走,脸上挂上了一层妩媚笑容。-
-
  「对了,小姐」-
-
  「什么事?」-
-
  「‘恶司组长’说你下个月要去青州翠绿做。」-
-
  「知道了,我会去的」-

-  淫事悟禅?随他去吧,这男人滋味其实不错。如果我说男女之事不好,那是
-违了我的本心!我只享受此刻!-

-               六、亵玩
--
  一处密室,一张大床。四个赤裸的肉体正在上面滚动,两男两女。-

-  两个精壮的男人正把女人面向下压着,肉棒从后面一次又一次的刺了进去。-
两个女人随着他们的动作起伏,不时的呼喊出来,声音说不出的妩媚,勾人心魄。-
-
  「王兄,这两个女人爽吧,我专门从城中最大的妓院掳出来的。」
-
-  「恩,极品啊。干的太爽了,赵兄。尤其是我下面这个,实在是极品,下身-
有如有吸力一般,吸得我爽死了」另一个男的说道。
-
-  「是么,那我一会儿可要试试。」-
-
  「没问题,你那边有带淫具吧,拿出来助兴啊。」
-
-  「好!」-
-
  不久,屋内的两个女子叫的更加疯狂了。-

-  两个男子干着干着,又说起来。-

-  「我下面这个女的有点像那个慈航斋的雪心啊?」不察觉的,身下女人颤了
-下。-
-
  「别开玩笑了,那雪心武功奇高,能让你骑在胯下淫玩?不过你可以把她想
-象成雪心干干」-

-  「恩,我试试,干侠女其实也挺爽的」-
-
  「是啊,那个雪心现在江湖失踪也有数年了吧,淫皇下了命令让我们找到她
-抓回去呢。她师傅去年挑战淫皇失败,在光天化日之下,被淫皇玩的那叫一个爽-
啊,看她其实也挺享受的。别说,那尼姑近四十年龄身体保养的还挺好,后来我-
们都分了杯羹,那滋味妙不可言啊。」
--
  身下的女子又是一颤,不过随着男人的冲刺又扭动起来。-

-  「可不是。只是那雪心不知道跑到哪里,我们这一群人找了很长时间了也没-
有结果。你我奉命来这里搜寻也有两个月了呢」-
-
  「不说了,要泄了…」
-
-  「啊啊……」王姓男子一阵急促的抽送,胯下的女子也达到了高潮一般,张
-口大声呼了出来。
--
  王姓男子正要射精,突然一股寒意自小弟弟传来,突觉不妙,正要抽身已然
-不及。一股剑气竟然从胯下女子阴部传来,顺着他的阳根刺了上来,沿着经脉,
-直达他的丹田!
--
  「啊!」王姓男子喊了一声,缓缓到了下去。
-
-  那赵姓男子也要高潮,突然被这王兄一叫,给吓得停了下来,扭头看去,
-「王兄,你也太……」
--
  然后脖子一疼,眼前就是无尽的黑暗。
-
-  拱开了身上的男子,缓缓转过身来,女子正是玲珑,两眼无尽的寒意。
-
-  「能干到慈航斋的高徒,你们也算死而无憾了。」
-
-  「让我达到高潮,你也算不错。本来还想再享受下,只是听到师傅的消息让-
我有点不爽。只是……」
--
  「高潮才能恢复功力,这是什么鬼功法?不过床上杀人,也算是一绝了」-
-
               七、除魔
-
-  后来叶银天一统武林,在天欲峰行武林盟主之时,有人当场献上一名红衣名-
妓。-
-
  此女面色姣好,千娇百媚,与慈航斋的雪心有几分相像。-

-  叶银天阻不住诱惑,竟然当场剥开女子衣服,大肆云雨起来。而此女也是无-
比配合,在武林一干人等瞩目之下,尽力迎合。两人翻来转去,花样无数,看的-
众人目瞪口呆。-
-
  只是叶银天在行将高潮之际,此女双目一瞪,无数剑气自身上射出,将叶银-
天刺成了刺猬!尤其是淫根之处,竟变成了血末!
--
  大变突起,竟无一人来得及反应。-
-
  此女杀掉叶银天后,运气蒸掉身上血气,缓缓穿上衣服,转身看了看一众江
-湖人士,拾起叶银天夺自慈航斋主的名剑「寒雪」,缓缓走下山去。-

-  一人!一剑!一袭红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