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帝王公侯淫风录】(第一卷)(12)【作者:林少暴君】
【帝王公侯淫风录】(第一卷)(12)【作者:林少暴君】
字数:687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第十二章 母女苦难何时休怨火滔天昭武候(三)

  「幽王!此等严刑未免过分了吧?!」将军府的方大人终于按耐不住,猛地起身,对周秋媚说道。

  语气中,似乎是带有问责的意思。

  也难怪他会如此。

  只见那可怜的陈怜薇此时已经被剥去了衣物,浑身只穿着抹胸与亵裤,软香娇躯的大半春光都暴露了出来,仿佛是剥了壳的荔枝一般。

  可是,陈怜薇这娇嫩的身躯却未得到应有的爱怜,反而是受尽了折磨。
  此处不得不提一句,周欢周沁这对双胞胎姐妹在秀色可餐的外表下,竟然有着狠辣的手段。

  一开始,陈怜薇见两人要给自己上刑,自然是企图抵抗。

  然而,换来的却是周沁的一个巴掌。

  之后便瞧见,周欢拿出一个小瓶子,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。

  发现众人的疑问,周欢笑了笑,解释道:「诸位大人,瓶中之物乃是我与妹妹一同调制的秘药,可令人痛觉加倍,最适合在犯人身上使用。」

  说着,周欢使了一个眼神,周沁心领神会,强行将陈怜薇的嘴掰开。

  纵使竭力反抗,但陈怜薇还是被喂下了秘药。

  之后,便是各种酷刑上场。

  水邢……鞭刑……指邢……

  各种刑罚轮番尝试了一遍,陈怜薇周围的地上,放满了沾着新鲜血液的刑具——这些都是她的血。

  许依柔身为陈怜薇的母亲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受刑,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  然而,许依柔被两名侍卫死死地按住,又被拷上桎梏,锁住手脚,即便她心中百般怨恨,千般怒火,万般痛心,却动不了分毫。

  她只能在一旁目睹,只能用卑微至极的语气乞求在座的大人们饶了她的女儿。
  可是,对于周秋媚与李玉君而言,只要是对周云下手的人,无论身份如何,都已经被列入了死仇的行列。

  至于来自将军府的方大人,来自刑部的刘大人,说白了他们两个只不过是负责记录审讯过程与结果,至于审讯手段,却不在他们的掌管之内。

  意识到自己的乞求毫无用处,许依柔绝望地闭上双眼,泣不成声。

  可谁都没想到,陈怜薇看起来虽然娇弱,但其内心坚强却不输于七尺男儿。
  只见各种酷刑折磨轮番来了一遍,陈怜薇只是死咬着银牙,半个字也不肯说。
  要知道,陈怜薇可是被喂下了迷药,痛觉比以往更甚!

  在周欢周沁姐妹俩的手下,即便是为祸一方的悍匪强盗,在她们手下也撑不了几个回合。

  谁料到,这陈怜薇却撑住了。

  周欢周沁这对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,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些许愠怒。
  「为何停下?把你们浑身的本领都使上罢。」周秋媚看着遍体鳞伤的陈怜薇,对姐妹二人淡淡说道。

  许依柔缓缓地转过头来,眼中的怨恨几乎要将周秋媚活吃了一般。

  李玉君察觉到许依柔的怨毒,回答却只是轻蔑的一笑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京城内,幽王府,人受罪,人享福。

  受罪的,则是那陈怜薇。

  享福的,自是这周少主。

  话说这管浊瑜,如愿以偿地让周云占了自己的身子,从今以后,就有了一个成为人上人的机会。

  虽说是早有准备,可当她落下元红,真正成为女人之时,还是流出了泪的。
  「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…就这样被…个头都不到老娘胸口的小娃娃给肏了…」
  管浊瑜流出几滴眼泪,忍着嫩穴里的疼痛,抬起双腿缠住周云的身子,卖力地耸动着。

  依着她心中所想,周云小主子从小便是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;瞧这身子,再瞧瞧这细胳膊细腿的,哪里像是做过体力活的样子。

  就这样的小少爷,挺起肉杵,插入肉穴,再肏弄个几十次,差不多就该趴下了。

  管浊瑜从没指望小主子能让她体会到鱼水之欢,床笫之乐;本想慢慢地让他迷恋上自己,可谁知,周云的表现却让她震惊不已。

  周云浑身的皮肤烫如火烧一般,气喘如牛,汗水直下;双手各自托住管浊瑜的大腿向上抬起,使其屁股往上抬;胯下的肉杵插在紧致的肉穴之中,活像是被肉嘴死死咬住似得。

  周云满脑子都只想着宣泄自己的淫欲,也不顾其他的了,就用这种姿势,大力地肏了起来。

  小家伙好生威猛,一根肉杵如若钢枪,在管浊瑜的小穴里进进出出,肆意妄为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啊啊!」管浊瑜半虚半实地叫出了声,一来是为了让小主子更有兴致,二来是这小主子的鸡巴还真不容小觑。本以为是个没什么能耐的蜡烛头,谁料到竟是个深藏不露的点钢枪。

  周云趴在管浊瑜身上,鼓足了劲,挺动着腰杆一前一后地将肉杵肏进管浊瑜的处女穴;两人的胯部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情人,一次又一次地相拥亲吻。
  坚硬的肉杵插进美妙的肉洞中,被紧致无比的处女穴包裹着,真叫个美;发热滚烫的龟头如同攻城锤,一次次地撞在管浊瑜还在流血的处女屄里。

  周云吐着热气,下身不停地耸动,上身趴在管浊瑜温软香嫩的身子上,鸡巴被美屄包裹着,这酥爽畅快的滋味真可谓是快活似仙;再伸出手来抓着管浊瑜的一只浑圆饱满的奶子,以杂乱的手法,像是搓面团似得胡乱搓捏几下。

  「啊…啊…哈…浊瑜…你…你的奶子…怎…这般软和…」周云像一头发情的牛崽子似得,玩命地动着身子;手上还抓捏着软乎乎的奶子,肆意搓揉,好不快哉。

  管浊瑜双腿紧紧地夹住小主子的身体,紧咬牙关硬撑着被开苞的疼痛,初尝云雨的娇嫩牝户没有得到温柔以待,反而是被周云毫不怜惜的插入摧残。

  肉穴下方,流出的处子元红已经将床单染红了一片,并且还有新的血液往下滴落,这周云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。

  管浊瑜忍着疼,眉头蹙,红唇抿,长眸祈怜,娇声道:「嗯…主…啊…主子…嗯…还望…啊啊啊…望主子…怜爱…」

  如此美人,如此柔柔细语,哪怕是心如钢铁的汉子,也会被化作泉水;可周云却被管浊瑜偷偷传入的淫邪内力搞昏了理智,满脑子只想贪这肉欲之欢,哪里顾得上管浊瑜的感受。

  周云趴在这温软的娇躯之上,右手抚摸着如同绸缎一般细腻的肌肤,鼓足了劲,屁股一上一下,一前一后;肉杵一进一出,一抽一松,一浅一深,次次连根没入。

  「啪啪啪——」的声音,与管浊瑜的娇喘声混杂着,使得周云兴致更旺,又加大了抽送的力度与速度,每次插入,都会让龟头狠狠地撞在腟肉上,两颗卵蛋袋子也会拍打在牝户周围,沾染上鲜红的处子血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啊…主…主子呀…呜呜…咿呀…别…呜呜…啊…奴的…奴的屄…呜呜呜…还是…头一次…啊啊啊…疼…疼呀…」管浊瑜叫喊连连,可周云却置若罔闻,自顾自地挺送着鸡巴。

  虽说心中已经有了准备,可管浊瑜却没有料到周云会如此的粗暴,更没有料到小主子的肉杵如此不俗,甚至在硬度上比壮年男子还更胜一筹。

  本以为任由他抽送肏弄个几十次,就能鸣金收兵了,谁料到小主子竟然是深藏不露,本钱如此惊人。

  粗硬的鸡巴实实在在地插进管浊瑜流血的处子屄中,抽出时,都会带着些许血丝,整根鸡巴的棒身都被屄里的处子血染红。

  周云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沉醉的神情,右手撑在床上,双膝支着身子,胯下一根肉杵是阵阵狂袭,大开大合,好不威风。

  「啪啪啪啪啪——」肉杵沾着血,带着血丝,一抽一松,好不快哉;子孙袋也朝着牝户撞去,发出淫靡的响声。

  「咿呀!呜呜…啊啊啊…主子…别…唔…奴…奴的…奴的腟穴…啊啊…哎唷…疼啊…」管浊瑜冷汗直冒,脸上全无快意,只有痛楚,咬着银牙,却还是疼的叫出了声。

  只见周云突然停下动作,从管浊瑜的身体上爬起来,胯下的肉杵也随着动作向后拔出了一些,只留着龟头在牝户里面。

  管浊瑜心想,总算能歇息片刻;谁知周云突然用手抱住她的一条腿,扛在肩上,满是兽欲的双眼兴奋不已,伸出舌头在这光滑细腻的腿上舔了一口。

  「咦呀!」管浊瑜轻叫一声,眼睁睁地看着小主子用舌头在自己的腿上留下一片吐沫的痕迹,滴答黏糊,有些难受。

  周云似是不肯给喘息的机会,跪在大床上,受伤的左手轻放着,右手扛着管浊瑜修长的美腿,用力地向一旁分开,使其牝户大开。

  管浊瑜鬓角已被汗水浸湿,还有小小的汗珠在周围,由于破瓜之痛,眉头一直紧皱没有松开。

  「不…不行…照这样下去…可就坏事了…」管浊瑜看着周云毫无理智,只剩下纯粹肉欲的眼神,心中暗自叫了声不好。

  管浊瑜思绪飞转,瞬间便有了主意。

  方才,管浊瑜被小主子猛地一下狂插到底,遂而便是一阵狂抽狂送,一时间竟忘了先前计划好的手段。

  现在,管浊瑜有了一瞬间的喘息机会,趁着周云用手掰她一条腿的功夫,不顾自身牝户疼痛,运起体内的绝妙合欢齐乐功,一股淫邪内力瞬间传遍全身,全身气质忽然一变。

  只见管浊瑜面色桃红,神情妖冶;淫邪内力传遍全身,因为破瓜之痛而紧皱着的眉头竟也舒缓开来,双眸中的情火欲焰竟是比周云还更盛几分。

  就在周云打算再度挺枪攻伐管浊瑜的处子嫩穴时,她忽然俏皮地挪动一条白哲的美腿,玉足金莲微微扭动,温润柔软的脚掌轻轻地抵在了周云的头上。
  「奴的好主子——」

  只听管浊瑜这一声甜腻到骨子里的媚叫,更胜似万千美酒,令人醉不能醒。
  周云甚至都停顿了一下,张着小嘴,瞪着双眼,一眨不眨地望着她;无他,管浊瑜的这一声媚叫,实在是酥人骨髓;换做是定力不足的僧人,当即便会抛弃清规戒律,化身为淫僧。

  遂而,便是管浊瑜反守为攻的时候了。

  「怎能让主子受累?当让奴来伺候你。」管浊瑜娇笑一声,神情妖娆。动着身子从床上爬起来,周云的肉杵也从那桃源洞中滑落。

  此时此刻,满脑子只有肉欲之欢的周云哪里忍耐得住,本想着再将管浊瑜推倒在床上,将自己坚硬的鸡巴插进那嫩穴里,谁知却被其香软娇嫩的身躯贴了上来。

  管浊瑜如藕般的双臂将周云紧紧抱住,一身发热的香软美肉紧贴着周云,由于两人的身体大小过于悬殊,即便管浊瑜并未刻意挺直身体,但那对饱满挺拔的奶子还是挤压在了周云的脸上。

  「呼哧…呼哧…好香啊…」周云呼吸急促,胸口里的心跳得极快,满脑子都只想着做那鱼水之欢;未受伤的右手再度攀上乳峰,肆意揉捏着。

  管浊瑜看着自己怀中的周云,自己那娇艳欲滴如同樱桃一般的奶头被周云胡乱吸允着;浪笑一声,管浊瑜伸出手来握住周云滚烫的鸡巴,上下撸动着。
  「啊…啊…好滑啊…主子…主子唷…你这…唔…唔唔…你这肉杵上的…唔…呀…可都是…奴的…啊…嗯…处子血…」管浊瑜被周云舔着奶子,吃着奶头;艳红嘴唇张开,吹气如兰;手上紧握着周云充血勃起的鸡巴,手法高超地套弄着。
  周云此时此刻忘了之前被绑走时带来的阴影,也忘记了手上的伤痛;嘴里叼着管浊瑜左边的奶头,牙齿在乳峰周围都留下了咬过的痕迹,以及舔舐过的口水;右手紧捏住管浊瑜另一个浑圆大奶,或是用手胡乱搓揉,肆意抓捏;或是用指头捻着娇嫩的乳头,向上拖拽,一团雪白的乳肉随之吊起,一松手,乳肉弹回去时就会产生一阵乳浪,赏心悦目。

  周云两路齐攻,招呼着管浊瑜胸前的两只美乳;管浊瑜也并未闲着,手中紧握住坚硬似铁的肉杵,使出超高的手法,不停地套弄着。

  两人仿佛是在比试一般,各自使出看家本领,想要让对方丢盔弃甲。

  然而,周云怎会是管浊瑜的对手呢?

  之前便提到,管浊瑜可是学了不少房中招数,就是为了用在周云身上,其中也自然包括手上功夫。

  只见管浊瑜一只玉手,五指紧紧缠住一根肉杵,其套弄的手法真叫个妙,使周云这小家伙叫爽连连。

  五根如葱玉指,套弄挑逗着周云的肉杵,指尖时时点在马眼上;或是用两根手指捏住龟头,轻轻地搓弄,正如周云方才搓捏她的乳头一般。

  而这只是前奏,真正的技巧还在后面。

  只见管浊瑜妙手弄枪,五根手指灵活地跃动着,即使是沾上自己的处子元红都不介意;其手法之高超,甚至让周云体会到了比肏屄还要快活的滋味。

  管浊瑜看着怀中一脸陶醉享受的周云,体内的绝妙合欢齐乐功还在运转;媚眼如丝,哈气如兰,眸含秋波,真可谓是个美人。

  「怎样?主子,奴的这招素手七弄,如何?」管浊瑜媚眼含笑,吐出一口香气,轻问道。

  周云涨红了小脸,抬起头来,望着管浊瑜,如同渴了许久一般,不停地吞咽着口水。

  管浊瑜娇媚一笑,当即便献上朱唇,与小主子吻了起来。

  而周云年纪尚幼,但满腔的欲火却不逊色;伸出舌头来,与管浊瑜的丁香软舌交缠在一起,饥渴地品尝着美人香津。

  此时,管浊瑜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用力地撸动周云的肉杵。

  「唔!唔唔唔!」这次,轮到周云叫出声了。小家伙被这快感刺激的不知所措,只感觉自己的鸡巴涨的几乎要裂开,却又被素手紧握,不停地挑弄坚硬的肉杵,如此快活的感觉令周云不能自拔。

  「啊啊啊!」周云脆生生的小嗓子低喝几声,体内的欲焰已经烧到了极限!管他三七二十一,直接一把将管浊瑜推倒在床上,右手掰开左腿,挺着一根肉杵,对准那桃源秘洞,直接插入。

  「唔——!」管浊瑜和周云两人不约而同地长呼一口气。

  管浊瑜体内的绝妙合欢齐乐功已经起了作用,刚被开苞的处子嫩屄也没那么的疼了,甚至还有些许蜜水流出。

  可周云不管是水还是血,体内欲望已经到了顶峰,如果再不发泄,胯下的鸡巴简直就要憋坏了!

  只听他低声喘息着,右手环抱住管浊瑜的修长美腿,权当做是固定身体,就这样抽送了起来。

  方才管浊瑜叫喊连连,那是因为腟穴里疼痛难忍。

  而现在,体内淫功的作用下,破处的疼痛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则是妙不可言的快感。

  「啊哈哈哈!这绝妙合欢齐乐功,真是一门神功啊!」管浊瑜再度抬起双腿,夹着周云的身子,抬起雪白双股,迎接着一次次的冲击。

  「啊…哼…啊…啊啊啊…呜呜…唔…呀…啊…」

  「主…主子…奴…奴的嫩屄…如何…可否…唔唔…啊…可否…让你…爽快…」管浊瑜一边迎接着周云的插送,快感迭生,一边说着淫言浪语,起了调情的作用。
  周云淫性大发,一改往日的腼腆,一边抽插挺动着,一边说道:「唔…啊…啊!真紧啊!你的…哈…你的美穴…真是…吸得我…畅快无比…」

  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主子…奴的屄…奴的处子嫩屄…唔…就是…啊…为了给…啊啊啊…给主子肏…才…唔…才生的这么…咿呀…嘤…这么紧…」

  「就是为了给我肏?嗯…啊啊…啊!」周云被管浊瑜的淫语挑逗着,仿佛是听到战鼓的将领一般,兴致大涨。使上全身力气,胯下肉杵在腟穴里猛进猛出。
  「咿…呀…啊啊啊…嗯啊…嘤…唔…哈…」

  「主…主子的…唔…啊…嗯…哼…肉杵…在…在奴的…嗯…屄里…咿…屄里…啊啊…好快活…奴的屄…被主子的…肉杵…唔呀…肏的…好美…快活啊…」
  「主…主子…奴…奴的屄…啊啊啊啊…屄里面…好快活…嘤…咿呀…主子的…啊…又粗…又硬…啊啊啊…龟头…撞在…啊…奴的…肉壁上…呜…啊啊啊…美啊…真叫个美…哈…嗯…哎唷…」

  管浊瑜扭动着身躯,摆动着屁股,配合着周云的狂插猛送;牝户里流出的淫水和血迹混合在一起,发出又腥又骚的气味。

  周云大口大口的吸气吐气,呼哧呼哧如同马儿一般,猛抽猛送肏干了二三百次,只觉得肉杵上一阵酸麻难耐,浑身如同升仙一般快活;浑身一个哆嗦,即是忍受不住,到了顶峰。

  管浊瑜被小主子这般插干,又是初尝云雨,再加上刻意迎合;浑身媚态尽放,殷红珠唇更加诱人,挺拔双乳随着身体的扭动,晃来晃去,上面的两粒樱桃更是让人垂涎。

  「啊啊啊啊!主子!奴也要泄身了!」管浊瑜左手握住自己的奶子,近乎自虐一般用力掐捏,右手探向私处,伸出手指不停地搓着阴蒂。

  半响过后,只听管浊瑜大声地浪叫起来!躺在床上弓起了身子,拼命地抬起屁股想要让主子的肉杵更加深入;浑身上下四肢百骸仿佛被浸泡在了热水当中一般畅快,身子如腾云端,魂魄如上九霄;一身美肉都泛起了阵阵红晕,使其看起来更加地诱人。

  腟穴里的肉壁猛地收缩,挤压在周云的肉杵上,一股强劲的水流突然从嫩穴深处喷出来,溅射在周云的胯间。

  又过了半响,管浊瑜放才从巫山顶端回过神来,整个身子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,五脏六腑仿佛被神仙雨露洗涤了一般。

  「主…主子…奴的好主子…」管浊瑜媚眼如丝,呼吸急促,喘声连连。
  周云似乎是耗费了太多体力,又有伤在身,一番鏖战过后,已是累的满头大汗。坐在床上,轻轻拔出沾了不少血的鸡巴,满脸都是云雨过后的满足快活;他又看了看管浊瑜的牝户,已是一片狼藉,淫水与血混合着,四处都是;周云嘿嘿一笑,向后倒去,躺在了床上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  管浊瑜双腿无力地叉开,以一个羞人的姿势露出自己的牝户;说实在的,管浊瑜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会被周云肏到高潮泄身,更没想到自己被肏高潮后的反应如此激烈。

  四肢百骸都没了力气,只想着休息;可身体却又如同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,快活的如同泡在神仙池子里,全身上下都使不上劲;腟穴里的快感传遍了全身,深入五脏六腑,透过血肉骨髓,真叫人不能自已。

  「主…主子…」管浊瑜高潮后的声音绵柔软糯,听的人骨头都在发酥,只听她轻声喊道:「奴…伺候的如何?」

  过了半响,未有答复。

  管浊瑜躺在床上,吃力地用高潮之后娇软无力的双手,撑着身子,侧卧着,看向周云。

  原来,这周云费了太多体力,竟是睡着了。

  「唉…」管浊瑜轻叹一声。

  遂而转念一想:「罢了,来日方长,有的是时候。」

  接着,又起眉头,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「嘶!」管浊瑜夹紧双腿,捂着被开苞,已经不能算是处女的牝户,低声暗骂了一句:「把姑奶奶的神仙洞当什么了?活像是一头发了情的种马,肏的姑奶奶差点疼出泪来。」

  说完,又补了一句:「又不是从没肏过女人,那天晚上你不就肏亲娘肏的挺欢么?」

  骂完,管浊瑜又瞥了周云几眼,确认没有醒来,才松了口气,躺在床上休息,也不顾一片狼藉的床单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