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侍神】(07)【作者:txws117】
【侍神】(07)【作者:txws117】
字数:1203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七章

  次日一早,男人头罩被掀开,睁开朦胧双眼,见到面前景象,动了动因为固定有些麻木的身子,口干舌燥发出微弱的声音,「老……婆……」

  「老公醒啦,昨晚上睡的好不好啊?」

  男人艰难摇摇头,似乎因为口渴,不想多说话。

  「老公,昨晚李医生干的我好舒服呀,老公也看到了对不对,你看我的穴穴,到现在还湿湿的呢,对了,刚刚老婆尿完尿,没擦,老公要不要舔舔,里边还混合着老婆昨晚流的好多好多丰富的淫水,老公最喜欢这味道了,对不对呀?」
  男人把头偏向了一边,似乎不想多搭理吕燕。

  「老公?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对我不满么?」

  「没……有」

  「还没有?」吕燕抓住男人的下巴,逼迫他望着自己,「那你对我这不冷不热的态度,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没什么!」

  「哼!你还是生气了对不对?老婆被别的男人干了,很生气对不对?」
  「知道还问我!」男人鼻孔一张一缩,眼泪不争气涌在眼眶中打转,努力挤出这么几个字!

  「好,好,好!你生气的好,非常好!昨晚,我反复问过你,给过你多次机会,是你支持我去跟李医生做爱的,我还以为这是老公真的爱我,原来只是敷衍我,对不对?」

  「那我能怎样?」男人终于哭了出来,「我无能,我没法满足自己的老婆,无法满足自己淫荡的老婆,老婆非要去给别的男人干,我能怎么样?我非要说不可以,我不允许,非要我的老婆难受,然后自己才舒服么?」

  「恩,哼!没错,你说的多,你老婆淫荡,你老婆非要给别人干,你说的对!」
  「你不要听话只听片面好不好?我的意思是……」

  「别解释,别多说,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现在刚尿完尿,没擦,里边还有好多淫水,被李医生昨晚干出来的淫水,可以说是新鲜的,当然了,肯定还有李医生冒的淫水,再问你一遍,你舔不舔?」

  「哼!」男人挣脱女人的手,头往旁边一歪,倔强的冒着眼泪。

  「哼!哼哼!你哼我也会哼,你不舔拉倒,我告诉你,卖我们这些用品的那个叫何亲的家伙,他看到我就说被我的美色征服,非常想做我的狗奴,我还一直在犹豫,答不答应,现在好,我的老公不愿意了,我正好收下他这个狗奴,顺便让你看看,人家的素质,不像我的老公,没能力还就只会耍脾气!」

  「啊?老……」望着气呼呼跑出去的吕燕,男人话还没憋出来,又吞了下去。
  自己还没被解开好不好,自己肚子好饿好不好,好口渴好不好,你就这样不管我了啊!我RNMMP啊!

  当然,上面这句只是我的个人想法,不代表男人的,嘿嘿!

  何亲接到电话就火速赶来了,男人的头罩再次被戴上,当然了,嘴里还被塞上了内裤,男人不愿意舔,好!吕燕就把穴穴里的味道,满满的全擦内裤上,塞你嘴里,看你怎么办!委屈是么?多给你点!

  吕燕穿着薄薄的连身袜,黑色的,重要部位的花纹正好挡住迷人处,翘着脚坐在惩罚椅上,享受着何亲的:干洗——何亲的干洗服务很专业,洗发水挤一次,上点水,头发润湿后才挤洗发水,上点水,如此往复4次,才把所有的秀发盘在头上,灵巧的手指剪的光滑,在发隙游走的同时按摩头皮,半个小时后冲洗干净,继续开始按摩,手指按摩头皮,再顺着脖子滑到肩膀上,揉捏,再回到头皮,如此往复。整个干洗的过程中,何亲的眼睛始终留在吕燕的秀发上,即便那沟堑一般诱惑近在咫尺,他也不多看。

  推油——何亲蒙住了双眼,倒油,搓热了双手,油从丝袜的间隙中,依靠何亲双手的力量,推入皮肤上,均匀涂抹,并伴随着何亲的按摩,游走全身,得到吕燕的允许,才敢胸推,臀推,大腿根部按摩,自始至终何亲的手法都很专业,丝毫没有吃吕燕豆腐的迹象在里边,虽然何亲的阴茎,早已饥渴难耐!

  捏脚——隔着裤袜,脚上留有的香味,伴随着手指的揉捏,散发开来,何亲大口大口吸着对于他来说,唯一可以自己做主的,奖励。

  一整套内容做了足足2个小时,何亲开始享受她的奖励,抚摸吕燕的脚背,并嗅着上边散发的味道,直到睡熟中的吕燕悠悠醒来。

  「恩!好舒服呀,比瑜伽都舒服呢!」吕燕摸了摸何亲的头,就像抚摸小狗狗的脑袋一样,笑问道,「你说我应该给你点什么奖励好呢?」

  「主人,能伺候你这样优秀的主人,是我的福分,怎么还能奢求主人的奖励呢,我只要主人能经常让狗奴来伺候你,就心满意足啦!」

  「恩……这样啊!你伺候的我这么舒服,没有奖励是不行的,这样吧,主人让你品尝一下主人小穴的味道,怎样?」

  「天呐!我的主人,这么棒的奖励,这,这,这,真的可以么?」

  「当然!」

  「那我可以把眼罩掀开来么?我不记得按摩棒放在哪里了!」

  「啊?哈,哈哈哈哈……」吕燕开怀大笑,感情何亲是想着,用按摩棒来吸自己的淫水,达到品尝自己味道的目的,这家伙,还真可爱,「那样子多麻烦,主人这有根现成的按摩棒,等上边沾满水了,主人指挥你来品尝,怎样?」
  「恩恩!」

  吕燕调整性爱座椅,使男人以站立的姿势固定在椅子上,看着吕燕被别的男人伺候,他竟然也坚硬如铁,摸着男人的鸡鸡,才发现昨晚男人的丑态,吕燕拿来板子,狠狠对着男人的蛋蛋抽了两下,瞬间男人的鸡鸡软趴趴。

  「哼!某些男人真不老实,分明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干,非常的兴奋,甚至都射了,还觉得委屈,恶心!」

  「啊?主人,我没有……」

  「没说你!」吕燕又给了男人的蛋蛋狠狠俩下,打的蛋蛋红彤彤,男人扭捏身子浑身绷直,才命令何亲,「你目前的姿势,往前走2米,再往左一步,跪下来,先把按摩棒舔干净,昨晚按摩棒用过忘记洗了!」

  「恩恩!」何亲听完就跪下了身子,跪着往前走了两步,往左一步,舔到按摩棒时稍微楞了一下,不过很快镇定下来,一口含住男人那已经软趴趴的小鸡巴,吸舔吸舔吸舔!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或者也许是何亲口活太厉害,男人的鸡巴又再次挺立!

  「好了主人,按摩棒舔干净了!」何亲主动往旁边挪了挪,打开个空位,吕燕抬高屁股,丝袜上开了个小口,分开阴唇,对着男人的鸡巴,套了上去。
  「恩……」依然是那熟悉的呻吟,「吃过了大龙虾,再回来吃吃小河虾,味道也不错呢!」

  一边抽插,吕燕一边将摄像头对着交合的部位,让男人清晰的看到自己被另外个男人,舔硬的鸡巴,缓缓进出自己小穴那场景,缓缓抽插抽插!

  「啵——」的一声,那是鸡巴从紧密结合的穴穴中,抽出来的声音,吕燕抓起何亲的头发,何亲很配合张开嘴,随着吕燕的手,一口将男人的阴茎,完全吞了进去!

  绝对的深喉,何亲面露难色,似乎要吐,但却硬生生憋住了,喉咙卡着男人的龟头,舌头依然在阴茎上刮弄,那满满的全是吕燕阴道中的淫水,的味道,咸咸的,骚骚的,一点点的粘!

  吕燕抓着何亲的头发,手动指挥何亲给自己的男人口交,吞吐,何亲不停的舔,吸食阴茎上的美味淫水,并吸住茎体,活塞运动。

  「好吃么?」

  「恩恩!」何亲使劲点头,喉咙口发出如此声响。

  「昨晚主人找了个大鸡吧老公,不过可惜只能做小老公,大鸡吧老公操了我2,3个小时,操的我水流的停不下来,操的我好舒服,舒服的睡着了,都没洗,早晨起来尿了个尿,结果大老公不愿意舔,嫌弃我那里脏,结果主人就只能赏赐你咯,主人那里边混合了好多水,是不是好脏呐?」

  「没有,没有!主人的水是最甘甜,最美味的补品,主人大老公不愿意舔,其实是知道我的辛苦,特意留了赏赐给我的,多谢主人,多谢主人大老公!」
  「听到没!」吕燕啪啪啪给大老公蛋蛋上接连好几下,直到阴茎小下去,才又抓住何亲的头发,指挥他舔,舔大了,插,插了好多水了,赏赐给何亲,吃!吃干净了,辱骂,打,打小,指挥何亲舔……

  「怎么了?看你龟头这么紫,又想射了?这个样子都要射?你还真会射哦!」吕燕握紧了男人的龟头,这次没有打蛋蛋,而是吐了口口水,套弄,套弄,套弄!
  男人只能发出微弱的「呜呜」声。

  「何亲,你有没有吃过男人的精液呐?」

  「主人,狗奴没有吃过!」

  「那主人的大老公的精液,你愿意吃么?」

  「只要主人需要我做的事情,狗奴绝对愿意!」

  「恩……来……」吕燕把性爱椅放倒,使男人平躺,自己双腿分开站上去,穴穴对着男人的阴茎,套弄,并拉着何亲的头发,指挥他鼻子凑过来,只差2厘米就能触碰到吕燕与男人的交合处,满满的淫味,从那部位散发开来,靠最近的何亲第一个能闻,假如可以的话,他只要伸出舌头,就能舔到上边的味道。
  「老公!」尽量缓慢套弄的同时,吕燕不忘掐掐男人的双腿,「可不许射我里面,要射给老婆的男奴吃哦,要是你实在忍不住了,就抖一下腿,知道了么?」
  「呜呜……」只有男人能听到的抗议声!

  「啵……」女人站起来的同时,何亲已一口含住了男人的龟头,左手抚摸蛋蛋,右手套弄茎体,吕燕几乎跳了下来,将摄像头对准了何亲的嘴,一波,一波,一波,何亲很努力吸男人的龟头,右手不停的套弄,喉结蠕动,将精子一滴一滴吞进去,男人虽然第一次在别的男人口中喷射,可这个男人的吸攻,那么的厉害,射精时的龟头本就十分敏感,这个男人的舌头还一直在龟头上舔弄,嘴中的吸力,似乎要将自己蛋蛋中的精子,尽数吸出来一般,这个时候的男人,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,屁股都因为紧绷的身子,似要突破束缚抬起来一般,接连发射,直到阴茎不断抖动,却没有东西可以射出来时,何亲才收嘴放过了他,将精子全部吞完,并舔干净男人的龟头,匍匐在地,感谢主人的赏赐,并等待主人下一步的指示。

  「简直太厉害了!哈哈!」吕燕拍手称赞,「何亲,你好厉害,比主人厉害多了呢!」

  「谢谢主人夸赞!」

  「主人要把昨天穿的丝袜,赏赐给你,你可以闻着主人的丝袜打飞机,不过,精子都得尽量射丝袜上,有漏在地上的,得给我舔干净,还要把过程录下来给主人看!」

  「恩恩恩!」

  「这几天你有空的话,就住我家,帮我带孩子,我要和另外个小老公,你可以称他为李医生,回李医生老家有事,大概三天才回来。」

  「恩!」

  「等我和李医生走了才可以把大老公解开!」

  「恩!」

  三天,从数量上看,很少,但对于心里有煎熬的人来说,特别特别的长,吕燕跟我刚走头一天,家里两个男人晚上就「揍」着不为人知的事情,说着不可告人的秘密,男人心理煎熬,睡觉前打了个电话,关机!第二天,两个男人分开睡了,很明显,其中一个失眠了,第三天,打吕燕电话依然关机,晚上,两个男人都失眠了,因为吕燕说回老家3天,这不第三天了么!

  第4天,天都黑了,我和吕燕才打开家门,就看到两个男人熬红的眼睛,期待的眼神,扑上来的男人,被吕燕一把挡住,我找了个借口说要照顾孩子快步离开,男人急不可耐询问吕燕的情况,吕燕却摆摆手,「老公,我身上脏,别靠着我!」

  「老婆,对不起老婆,我错了,我深刻检讨了3天,不对是4天,知道自己……」

  「先别烦我,我要洗澡,李医生老家深山老林的,马桶就是露天的一口大缸,洗澡都没有水,我身上都臭死了,快让开让我先洗澡,衣服穿了这么多天都没换!」
  吕燕快步走进温泉室,衣服脱光往旁边篓子里一扔,男子自己戴上了室内狗链跪在一旁,等候吕燕的发落,这几天,没有吕燕的这些天,对他来说真是十分的煎熬,可惜两人还没开口说话,何亲已敲门跪在门口,一看,他正蒙着双眼,端着装满切好的水果盘,「主人在外一定很辛苦,回来吃点好的补补身子~ 」
  「哟!」吕燕笑了,「你蒙着眼睛就能来了?还是到了这里才蒙的眼?主人的身子都被你看光咯!」

  「不不,绝对没有,主人在没有愿意前,做狗奴的怎么可以看光主人的身体,在主人家这几天,我已经把这每个角落都摸得一清二楚,现在的我可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这屋子每个地方呢!」

  「你可是每天都在进步哦!」吕燕点头笑得很开心,话中藏话,男人也听出来了,脸一红,起身把水果盘端了进来,很明显,虽然何亲蒙着双眼,没有吕燕的允许,他还是不会进来的,这是一个狗奴的自我修养……

  「伺候主人是我们的福分,能得到主人的夸赞,是我们的荣幸,为了得到这荣幸,我们会不断努力进步,这只是最基本的自然法则而已,谢谢主人。」
  「恩……得赏赐你,你想要什么?」

  「我……恩……」何亲腼腆的回答,「是这样的主人,你好多天没洗澡,身上一定会痒,我学习了一套用毛巾搓背的技术,假如主人能……」

  「来吧!」吕燕从池子中站起来,捋了捋秀发上的水,扎在头顶,期间都没有与男人发生对视,仿佛当他不存在一般,躺在旁边的长椅上,何亲摸索到墙上挂着的毛巾,摸索到长椅,摸索到吕燕的大腿,很快闪开了手,将毛巾打湿,挤水,熟练缠绕在手掌上,摸索到吕燕的脖子,开始搓背!

  「恩……」吕燕发出舒服的哼哼声,「你这搓背很好,一点都不痛,这样子能搓出硁来么?」

  「能的主人,就跟小面条一样,主人这几天一定出了不少汗吧?」

  「是啊!那个李医生啊,白天就老是要干我,晚上又干到累了才睡觉,你都不知道,主人这几天流了好多好多水,不能洗澡还没得内裤换,水流得内裤都湿哒哒的,穿着粘滋滋的,难受死了!」

  「哇哦!主人的小老公性能力这么强,主人一定非常舒服吧?」

  「那是,主人的小穴,这几天一直被塞的满满的,摩的酥酥的,插的爽爽的,主人感觉这几天的舒爽比跟大老公在一起十多年的,加起来还要多,真的是舒服死了呢!」

  「真羡慕主人,有的时候我也会幻想,自己是个女儿身,有个像主人小老公一样厉害的男人,把我也干的爽爽的,幸福的不要不要呢!」

  「你这个幻想,不难实现呀,你也可以把自己打扮成女人,给男人干呀~ 」
  「哎哟,主人坏死了!」

  「我觉得很好嘛,为什么要说我坏?」

  「主人,我嘴里的坏,意思是害羞了啦……」

  「哦!!害羞啊,那你是不是想打扮成女人,给我的小老公干呢?我的小老公鸡鸡可大可长可粗了,插你的话,肯定也能让你很舒服,我看电视上边说,能让你前列腺高潮,对吧!」

  「主人!」何亲边搓边扭捏起身子来,脸上真出现了娇羞的模样!

  「怎么了?难道我说错了?把你的鸡鸡伸过来看看,是不是硬了?」

  「啊?主人,狗奴的小鸡鸡,不能玷污主人圣眼呀……」

  「脱了,伸过来!」

  「哦!」

  「恩!」吕燕侧身,两根手指捏住了何亲的龟头,他的鸡鸡不算大,只能说标准吧,14厘米左右,一跳一跳的,颜色很浅,很明显没有被淫水泡变色,「哟!才跟主人交谈两句,这么大,还冒水了呢!」

  「唔,呜呜……」

  「怎么了?」吕燕并没有转头,就这么问道,「都忘记这里还有个人了!」
  「老婆,你,你……」

  「我怎么了?」

  「老婆,你用手直接抓他的鸡鸡,我,我吃醋!还,还羡慕,老婆好几天没见到你了,我好想你,你一回来却跟他玩,不理我!」

  「哦?」吕燕起身,几步走到男人跟前,抓住他的下巴,一脸笑意,「老公的意思是,你也想像何亲那样,做一个一心一意伺候我的狗奴?好像不对哦,你已经是我的狗奴了,对么?」

  「老婆,我……」男人欲言又止。

  「哼!」吕燕松开男人,走回长椅上,命令何亲继续给搓背,「何亲,你的下体说你很想把自己打扮成女人,然后给别的男人干,要不我让大老公干你吧,反正我大老公无法满足我,也不乐意满足我,你就替代我做他的新老婆了!这样我就能尽情跟李医生欢愉,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!」

  「我……我内心是不愿意的,而且我这身材这脸蛋,怕主人大老公会倒胃口,但是,主人这么说了,我一定会遵从主人的意愿,只要能跟着主人,能一直伺候主人,我就心满意足了!」

  「大老公啊?」吕燕问道,「你愿意么?」

  「我……」男人抬头望着吕燕,只是吕燕都没正眼看他一下,他的心里十分的复杂,根本无法回答这问题。

  「随便你吧,你自己慢慢考虑,没考虑好以前,我不希望听到你的声音,也不愿意看到你,你要还爱我的话,就麻烦你把身上的链子解掉然后出去,把门关好,爱干嘛干嘛去,何亲,继续搓背!」

  男人灰溜溜出去了,他已然非常的迷茫,在门口更不愿意走开,跪着,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  跪了一会,门打开了,可惜出来的是何亲,他摘下了眼罩,给了男人一个无奈的表情,快步跑去了SM室,又很快回来了,手上抓了几个道具,有尿道刺激棒,有假阳具,有打屁股和蛋蛋的板子,还有乳夹,进去时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,门并没有关好,虽然看不见里边,却能听到里边的声音了。

  几分钟过后,屋里传出何亲的声音,很快又是他的呻吟声,再一会何亲放肆的叫了,十几分钟后才趋于平静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何亲果然每天都穿上了女人的衣服,看店的时候,有穿小胸衣,鸡鸡被透明胶带环绕身体一周,贴绑在肚子上,尿尿的时候可以撕下来,尿完又得绑上,这样方便穿女式三角小内裤,连裤袜,牛仔裤,一开始可能不适应,所以允许穿坡跟鞋,身材肥胖的他还被制定了课程,4点店打烊后要骑自行车回来,这样还能摩擦蛋蛋,到了吕燕家要先游泳,吃完饭得做一个半小时瑜伽,晚上睡觉得穿连身丝袜,还是比较厚的那一种。

  至于男人呢,吕燕教课的时候不会碰到,碰到了依然温柔对他微笑,耐心陪他说话,但不允许男人触碰到她,晚上也只许他跟何亲睡,吕燕则跟我夜夜笙歌,当然了,这只是男人的想象,只有吕燕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卖力的做,因为隔音效果好,外边听不见,更看不着!

  两周后,吕燕正尿尿呢,男人闯了进去,跪在她面前,泣涕涟涟,「老婆,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,我真的知道自己的错了,原谅我好不好?」

  吕燕并没有生气,只是微笑的望着男人,「老公,我没有不理你呀,再说你没有错呀!」

  「老婆,我爱你,我想要以前那样的生活,我愿意做你的狗奴,像何亲那样,一心一意伺候你,我晚上想跟你睡在一起,我愿意努力,努力跟李医生学那个,能增强性功能的,我一定会努力,像李医生那样满足你,老婆好不好?」

  「呵呵!」吕燕笑了,真心笑了,开心的笑了,笑着摸男人的头,「老公,我不喜欢你说话吞吞吐吐,我需要的是老公对我的坦白,跟何亲一样,主人问起什么了,就要把内心所有的想法完全脱出来,至于狗奴,你本来就是我的狗奴嘛,伺候我是必须的,而你想像李医生那样优秀,我晚上跟他做爱的时候,问问!」
  「啊……老婆……」

  「恩?」

  「老婆!」男人低着头,「老婆,是这样的,老婆上次说想要看我跟何亲做,我愿意,所以我希望老婆今晚可以来看!」

  「你呀你!」吕燕弹了下男人的脑袋,「记住了,要诚实,别让我觉得你是不愿意我跟李医生做爱,才故意设计阻挠我跟李医生睡一起的!」

  「没,没有!」

  「恩!」吕燕站了起来,「我不想擦了!」

  「汪汪!」男人开心的把嘴凑了上去。

  夜幕降临,何亲穿着丝袜,额……男人跟男人做,有什么好描写的,狼友们你们喜欢看么?愿意的话就在下边留言,超过10个人想看,我就写个万字番外篇,描写这段男男做爱。

  于是,一切又变得和谐了!

  「老婆老婆老婆!」男人看起来很兴奋,小跑到吕燕身边,「刚刚我洗澡的时候,看到老婆脱在那的内裤和丝袜,我赶紧拿起来闻了闻,那味道实在太棒了,我的鸡鸡瞬间硬邦邦呢,搞得我好想,好想,好想跟你做爱呢!」

  「哦,是吗?」吕燕伸到男人裤裆那一摸,「真的好硬呢,可是,老婆我洗过澡啦,那里洗干干净了,晚上要给李医生舔,干,我不想给老公干湿了,李医生就不能享用到最美味的老婆的穴穴啦!」

  「呜!好羡慕李医生,那老婆,我可以就舔舔老婆那里么?」

  「不可以!老婆都说了,不想把那里弄湿!」

  「呜呜!那好老婆,我就闻闻,闻闻可以么?」

  「我都洗过那里了,没有味道的!」

  「可是,可是我就想嘛……」

  「好吧好吧!服了你了,你把眼睛闭上,跪好抬头不动,我给你闻一会!」
  「谢谢老婆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一分钟过后

  「好闻么?」

  「恩恩!可好闻了,我感觉鸡鸡都冒水了呢!」

  「骗人,我都洗干净了,哪有什么味道让你闻啊?」

  「老婆的体香呀!」

  「胡说八道!这样吧,看你憋的慌,我就允许你今晚射在何亲身体里吧!」
  「哇!老婆真好,谢谢老婆!」

  「哦,对了,你这一打扰我差点都忘记了,李医生说,你毕竟是我的大老公,是我真正的老公,他一直这么霸占着本来属于你的老婆不好,所以他跟我商量说,允许你伺候我们两个做爱,这样老公你就又能看到老婆的躶体,舔到老婆的身子,享受你最爱的老婆淫水的味道啦!」

  「啊……」男人张大了嘴巴,呆住了。

  「李医生还说了,你要是一时接受不了,就考虑考虑,要是能接受呢,你就要禁欲3天,沐浴斋戒灌肠把身体清洗干净,然后老婆我呢,委屈点,三天不洗澡,这样能让你品尝到老婆最美的味道,也是你跟我说过你很想要的味道,同时老婆尿完尿也不擦,留3天给你品尝!」

  「老,老婆!」男人吞了口口水,「老婆,我非常愿意伺候你跟李医生做爱,谢谢老婆为我做出3天不洗澡的努力,我一定遵从老婆的旨意,全心全意为你服务,让你满意!」

  「恩,老婆看好你哟!」

  夜幕降临,何亲穿着丝袜,额……呸呸呸,又搞到哪里去了!

  我和吕燕坐在床边,深情湿吻,声音故意弄的老大,只为满足跪在地上为吕燕舔足的男人,他刚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,灌肠三次,穿着洁白的紧身裤,将屁股,紧缚在小肚子上的阴茎,健壮的肌肉线条勾勒的一清二楚,上身是洁白的衬衫,吕燕说这样才像个服务生。

  湿吻进行了足足半个小时,其中断断续续,应该是吕燕喜欢享受这种跟情人欢愉,下边还有老公伺候的感觉吧,直到两只脚上三天没洗的污垢,感觉都被老公舔干净了,才踢了踢男人,「大老公!把头抬起来,看看把老婆弄的爽爽的大鸡吧,长啥样!」

  男人直着身子,平视着我的大鸡吧,不过更多应该是在看吕燕微微张开的,吐露着芳华的私处,应该已经湿透了吧。

  「怎样,老公觉得李医生的鸡巴,大不大?」

  「好大!」

  「粗不粗?」

  「好粗!」

  「硬不硬?」

  「好硬!」

  「骗子!你都还没摸呢,怎么知道好硬,回答的这么机械,敷衍我呐?」
  男人无奈,有些凉的双手小心翼翼捏着我的阴茎,十分的不情愿却不敢透露出来,「好硬!」

  「哼!你这个样子我要生气了!」

  「老婆,我刚刚只是手有点酸,老婆别生气嘛!」男人再次双手握紧了我的鸡鸡,脸凑上去蹭了蹭龟头,赞美道,「李医生的鸡鸡,好大,好粗,好硬,比我的厉害多了呢!」

  「那你还不快舔舔,舔湿了好让大鸡吧干我!」

  男人脸色一变,不晓得吕燕能不能看出来,反正我是觉得有点好笑,他两只手握住我的阴茎,龟头还能露出来,老婆逼迫,只能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,吕燕故意不看,继续跟我湿吻,双乳在我手中不断变换形状,吻了好一会,吕燕欲火焚身了,准备踢开男人与我开干呢,一看,火冒三丈。

  「老公,你这怎么回事?叫你舔李医生鸡巴,你怎么越舔他越小了,这叫我怎么满足啊!」

  「老婆,老婆,别生气,我第一次,我不会嘛!」

  「你真是气死我了!」吕燕一脚踢在男人脸上,还带有音效,起身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,舒爽的感觉顿时充斥了我的全身,一手套弄阴茎,一手抚摸蛋蛋,双重刺激下的阴茎,快速傲然挺立,吕燕边舔边吞吐,茎体被口水完全打湿,我也不闲着,张开手臂伸到吕燕私处,两指分开阴唇,食指滑入早已湿哒哒的小穴,当着男人的面,快速抠弄,眼睛瞄着男人,那咋咋咋的声音,充斥他的耳朵,男人脸上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,什么表情都有。

  (有仔细看的童鞋们,看一下哦,这文中写到,吕燕的老公叫何亲,可后来收的男奴也叫何亲,是我弄错了么?没有,我是故意的,因为,何亲是坏人嘛!)
  「老!老婆!」显然,男人已经有些受不住了,「你几天前答应我说,这几天都没洗的那里,给我舔的!」

  「我没说不给你舔啊!」吕燕吐出了我的阴茎,说道,「等李医生把我干爽了,我也会流出很多很多水,我觉得老公一定会更喜欢那样的味道,是吧?」
  「是……是的!」

  「那李医生,可以干我了么?」

  「我啊!」我站起身子,伸了个懒腰,捏着吕燕的下巴,坏坏的笑道,「燕啊!李医生不是趁人之危之人,李医生我为了满足你,每天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鞠躬尽瘁,把你喂的饱饱又饱饱的,李医生从来都没关心过自己有没有的射这个问题,反而是你提出的要求,都尽量满足,包括这次你说要你老公来伺候我们做爱,可你不觉得你老公今天来了,只是在影响我们,打扰我们,甚至是跟我们唱反调么?你觉得这个样子,我能一心喂饱你么?」

  「啊?李医生,那……」

  「别说了,这样吧,还是让你老公满足你吧!」

  「啊,李医生,别啊,老公……!!」吕燕赶紧拉住我,气的直跺脚,望着男人,满心的失望。

  「李医生,别这样说,老婆,我第一次这样,心里总会有点隔阂,请李医生别生气,我会尽量调整心态,适应的!」

  「哼,调整心态,适应!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话,现在给我躺床上去,头伸到床沿!」男人楞了一会,看了看吕燕,看了看我,似乎下了一个决心,按照我的话躺在了床上,吕燕则依照我的要求,背对着我,夹住了男人的脑袋,床比较高,男人躺着,头神在床沿外边,女人双腿张开,站在床边,穴穴正好对着男人的脸,只是,男人脑袋被夹住,舌头伸很长才能勉强够到女人阴唇而已,只是阴唇里边冒出的热气,能让男人吸个痛快而已。

  我双手托着吕燕的屁股,抓住,往两边分开,让阴部完全裸露在男人正上方,男人正兴奋着呢,却看到一根粗大的鸡巴,顶在了自己心爱女人的阴道口。
  「看清楚了么?看到自己老婆的逼上,有根大鸡吧了么?」

  「看到了!」

  「现在我要插进去了,插进你老婆泥泞的逼里,三天没洗的臭逼里了,你允许么?」

  「恩!」

  「哦……」随着吕燕那满足的哼哼声,我粗暴的将下体,挺入了吕燕私处,吕燕的腿将男人脑袋夹的更紧,我这才插进去呢,就感觉到吕燕里边,已经满满的全是水,缓缓带出来,竟形成了一滴,滴落在男人脸上,我故意动作很慢,可以让男人清晰的看到自己老婆,被大鸡吧抽插的景象,以前我做鸭的时候,就被富婆这么玩弄过,知道躺在下边,观看这等美景,带给自己的刺激性。

  「看到没,你老婆的逼,里边的水都溢出来了,你有什么时候能让自己老婆的逼,这么享受么?」

  「没,没有!李医生,真厉害,我老婆,一定非常的舒服!」

  「那当然了,不这么舒服能出这么多水么?吕燕觉得舒服么?」

  「恩……恩……恩……」吕燕在我的抽插中,早已舒服的哼哼,哪有空回答问题哦!

  「除了水,你老婆私处骚骚的味道,是不是也充斥着你的鼻腔啦?」

  「恩恩!」

  「看到李医生鸡巴上的水了么?有没有晶莹剔透,散发着亮光啊?」

  「有有!」

  「那李医生,把鸡巴抽出来,给你品尝上边的水,好不好呢?」

  「谢谢李医生赏赐!」

  「这次你可要好好表现呐!」

  「恩恩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